工商银行股票

又一首富崩盘:资金链断裂,沦为“老赖”!2家上市公司深陷泥潭

2020-06-16 10:32:02

 

工商银行股票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5月31日晚间,持有金花股份(600080)的3.6万名股东,收到了一则非常糟糕消息:2020年6月2日起,公司股票将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将变更为ST金花,股价的日涨跌幅限制为±5%。

工商银行股票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以来,一旦上市公司被实施ST,股票价格都难逃连续跌停的厄运。

以4月22日被ST的群兴玩具(002575)为例,被ST之后的17个交易日遭遇17个跌停,股价跌幅超过48.5%。另外,4月30日被ST的新疆浩源(002700),亦连续遭遇6个一字跌停,期间股价最大跌幅超33%。

而金花股份被实施ST的导火索,是5月29日的一则公告:因涉嫌炒股配资 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司股票存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暂停上市及终止上市的风险。

随着2则公告的发布,掌舵金花股份的“陕西前首富”吴一坚的债务危局,也彻底拉响警报。

"陕西首富",没钱还债

资料显示,金花股份主要业务为药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主导产品之一是金天格胶囊,该产品是国家一类新药,已经成为骨科临床中药一线用药。

据财报数据显示,虽然业绩乏善可陈,但2010-2019年金花股份的净利润均实现盈利,且营业收入已连续3年超过7亿元。

被立案调查的公告中,金花股份并未披露具体原因,但从金花股份4月30日披露的2019年年报可以寻得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原因。

据年报显示,其控股股东-金花投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上市公司资金,2019年违规占用了上市公司3.46亿元,截止年末仍有1.7亿元尚未偿还。

工商银行股票对此,金花股份表示,董事会已经和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沟通,督促其尽快归还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控股股东承诺,将通过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份的方式,变现的资金,将在6月30日之前,全额归还占用的资金及资金占用费。

掏空上市公司、“卖身”偿还1.7亿元……种种迹象表明,金花股份的大股东金花投资、“陕西前首富”吴一坚,真的“没钱还债了”。

工商银行股票据企查查数据显示,金花投资的实际控制人是吴一坚,认缴资金占比80%,其曾在2013-2014年连续位列陕西首富的位置。

工商银行股票然而自2019年以来,吴一坚彻底被巨额债务,拖垮了。

工商银行股票自2019年6月21日至2020年3月21日,金花股份已发布了3次控股股东股份被司法冻结的公告,且最近一年存在债务逾期金额超过4亿元。

工商银行股票2019年9月,实控人吴一坚曾被限制消费。

工商银行股票根据金花股份2020年一季报,截至3月末,金花投资持有金花股份的股份数为1.15亿股,占总股本的30.78%,但1.15亿股已全部被大股东质押贷款,仍处于质押状态。

工商银行股票另外,据金花股份5月27日公告显示,金花投资持有的1.15亿股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冻结。

意味着,6月30日前,大股东承诺的“卖股归还上市公司1.7亿元”,很可能是一纸空谈。而一旦被ST之后,金花股份的股价大概率将承压下行,大股东的质押股更是岌岌可危。

暴跌94%!卖身自救,难保2家上市公司

工商银行股票2019年之前,吴一坚曾坐拥着2家上市公司:金花股份、世纪金花(00162.HK),风光一时无两。

工商银行股票然而,面对崩盘的债务危局,吴一坚被迫“卖身自救”。

工商银行股票2019年12月2日,世纪金花公告,实际控制人吴一坚与曲江金控、曲江国际投资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计划将世纪金花29.24%股份转让给曲江国际投资,转让总价为7137万港元。

工商银行股票据业内人士分析,吴一坚此举的意图,大概率是放弃世纪金花,而为了保住更有价值的金花股份,或许是断臂求生之举。

据资料显示,世纪金花,是一家陕西西安本地的老牌商业零售品牌,成立于1998年。而据其披露的业绩显示,2016年以来,业绩频频遭遇巨额亏损:

工商银行股票继2018财年(2018年4月-2019年3月)巨亏2.64亿元后,2019上半财年亏损继续加剧,亏损金额近3亿元,亏损同比扩大23倍。

工商银行股票世纪金花连续亏损的原因是,接连关店、特许专柜销售、商品销售金额持续下降。自2011年更名世纪金花以来,其股价累计跌幅已超94%。

然而,时至今日,这笔交易尚未办理交割手续,吴一坚仍没有拿到这笔“救命钱”。

工商银行股票至此,“陕西前首富”吴一坚的上市版图,正岌岌可危。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

曾一度登顶过“陕西首富”的吴一坚,是西安本地的知名人物。

据公开资料显示,1983年,23岁的吴一坚被安排到了一家西安本地的国企工厂流水线上,但没过多久,他便辞掉了“铁饭碗”,只身一人前往广东,而当时正值下中国海经商的大潮。

工商银行股票1985年,吴一坚辗转到了海南,他利用供应商和销售商的资金在海南创立一家电视机厂,迅速收获到了第一桶金。那一年,冯仑、潘石屹等闯荡海南的“万通六君子”,还在机关办公室看报喝茶,有的还在学校当“三好学生”。

随后,改革开放的春风席卷中国南方,1986年至1991年,吴一坚的事业做得愈发顺风顺水。

金花投资控股集团董事长、总裁吴一坚(图片来源:时报财经图库)

1991年,31岁的吴一坚从中国南方“荣归故里”,身上还带着36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5亿元)。而当时的中国,“万元户”富豪还尚未退出历史舞台,吴一坚的身价在当时的西安,屈指可数。

回到西安后,商业嗅觉敏锐的吴一坚,迅速创办了金花集团,开始从事房地产投资与开发,短短几年内,便赚得盆满钵满。

在房地产尝到甜头后,吴一坚便加速拓宽商业版图,据财报显示,金花集团的经营范围涉及投资、制药、商贸、交通、房地产、高科技、电子商务、酒店及高尔夫、教育等领域与产业。

工商银行股票当时雄心壮志的吴一坚,自然不会错过资本市场的盛宴。

1995年,吴一坚成立了以医药为主营业务的金花股份,短短两年后,金花股份便于1997年实现上市,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2001年11月,金花集团收购了香港上市的一木国际(00162.HK),后更名为世纪金花,进一步拓展了集团融资渠道。

2013年,吴一坚走上人生巅峰。据当年的胡润百富榜显示,吴一坚以42亿元财富,首次登上陕西首富的位置;第二年,吴一坚再次以50亿元财富,蝉联陕西首富,一时风光无两。

2015年,成为了“陕西前首富”的一个转折点。

工商银行股票2015年5月18日,金花股份突然公告,公司董事长吴一坚正在应有关部门的要求,协助调查。经历了长达4个月的协助调查后,吴一坚才恢复正常工作。

2015年11月,陕西省人大一次会议通过,免去吴一坚的陕西省人大常委会环境与资源保护工作委员会委员职务。

工商银行股票此后,吴一坚的债务迷局开始崩盘。2017年,金花投资、吴一坚一度依赖年息高达20%的“高利贷”,来缓解资金困境。

作为陕西本土拥有两家上市企业的大型民营企业,金花投资为了500万元涉足“高利贷”,其背后资金紧张程度可见一斑。

而据公开资料显示,自2019年8月份起,吴一坚已经6次被列入执行人名单,收到6张限消令。意味着,昔日陕西首富,在2019年已经成为“老赖”。

工商银行股票现如今,吴一坚最看重的金花股份也陷入危机。一旦因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被证监会行政处罚,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标准,金花股份将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暂停上市、终止上市。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静海百事通版权所有